b

短文

第一名 傘的旅行 陳惠秋

我是一支校園愛心傘,沒有華麗的外表也無固定的住所。不管晴天或是雨天;夏天或是冬天,暑假或是寒假,朝朝暮暮迎新送舊,整個校區都是我活動的範圍。所以對於校園的一草一木、光影景色的變化、人物校舍的更迭等,我都與大家一起體驗走過。

特別是在下雨天我的流動率更加頻繁,從法印到大殿,再從齋堂到綜合大樓,經行慢步法印溪畔、禪悅書苑、大願橋、教室、學生餐廳。只要將我握在手中,不論您是誰當下都是我遮蔽護佑的菩薩。即使陽光普照的好天氣,我也能與持傘者凝視雙面觀音之美;仰視大冠鳩翱翔盤旋於空中的雄偉英姿。颱風季節觀看風雲變化莫測,雨過天晴出現的美麗彩虹與霓!還常常有人將我帶到海天一色俯瞰蔚藍海中的燭嶼雙台,這些數不盡道不完的校園之美,點點滴滴無不收藏在我的傘內…

雖然我沒有固定的主人,雖然沒有固定的主人,隨順當下的因緣四處旅行,但我好幸福!


第二名 雲裡來,雨裡去 釋傳持

我打緩坡上的林蔭走過,
緩步經行,
踏在青石小徑,這一回,我們雲裡來,
雨裡去!
遙望對面山頭,
閒雲流水,唯獨一縷青絲鉤留。
點點微雨、且走且停,何妨吟嘯徐行,安步當車;
陣陣寒風、穿林打葉,何不坐看雲起、望峰息心。
出入於如雲、如水般的校園,
心平如臺、如鏡般,寂然常照,
雲收雨歇、踏穩步伐,這一回,我們雲裡來,雨裡去!


第三名 大願‧我願 林玉芬

傍晚,餘霞,沒有人的時刻,獨自走上大願橋。

橋下有水,橋上只有我,前方是文理學院,安安靜靜,沒有人聲。
這是專屬於我的片面時空。
靜寂,靜極。

大殿中,佛菩薩歛眉慈祥觀視的畫面,深深烙印腦海,禮佛後的心,安定和緩,於是,一路行來,經過小巨蛋,經過揚生館,走向前方。

有時我會懷疑,山上居住的「大家」都到哪兒了?坐在階梯想著心事,風涼蟲鳴,浮雲游動,有些灰暗有些光芒,天廣地闊,建築物安然矗立,何來有誰誰有自己?

願心一步步,行願一步步,風行一步步,說的是禪想的是佛行的是誰?此刻,坐在這兒的真是我,抑或者,從來不曾有我,眼前也不存在。

重新踏回大願橋,咖啡色木頭溫潤,扶橋看橋,彎月型的依傍,揣想因緣福報能到此讀書的學生,是否也感受山巔朗朗風月,覺受清楚的自己?

騰躍的思緒抽離,當時當刻,沒有別人,只有虛妄的我。

佳作

《浮生若夢、共渡彼岸》 釋寶智

浮生若夢、人生如寄,或許我們都是生命道路中的旅人。偶在路上萍水相逢,便已是偌大的幸福;有幸能共聚一坐、喫杯熱茶更是難得至極!

人生如同一場茶席,人去人散。在空空的座位裡伴隨無聲的光影,我彷彿企盼著什麼;在滿滿的茶席上掠過無數身影,又好像在尋找著誰?

我試圖摸索,嘗試在來去之間留下記號。茶水溫潤身心、茶香氤氳四溢,片刻的片刻在我腦中不曾止息。只是太多太多,點點滴滴……

我已忘記時間是早晨陽光灑進交誼廳的片刻,還是星空點綴下的夜色;地點是寧靜安穩的圖書館,還是活躍熱血的體育館……我已忘記,是哪個夕陽下,有一條路上映照著兩個並列的身影。

夜色下的清風徐徐,群山環抱、星夜私語,遠離塵俗的喧囂,這裡,只剩彼此心心相應。傾聽,是溫暖而包容的體現;倚靠,是強大而柔軟的蘊藉。一同漫步在大願的橋梁上,共渡彼岸。


燈傳‧願相續 詹惠涵

遠處傳來一聲清嘯,徘徊在山間雲裡。

放眼試著尋訪那清長的來處,只見展翅的翱翔忽隱若現。

法鼓文理學院,似是座落於寶山的一個小山村,村內的人們在觀自在的守護之下,以勤修勉學滋養著彼此。

輾轉之下,在因緣流轉的隨順和把握之中,我們背離了天涯的淪落,歸復於獨立而不改。於無何有之鄉,原觀自在之美。於生死之間,有無之外,燈傳,願相續。


好心‧共願‧法鼓文理學院 詹惠涵

雖然,我們都只是影子,卻也在彼此的交會中初識自己。

哭和笑、抱或鬧,一場又一場自我間的成長對話,是你我的心知和神遇。
我們,在目視中相忘,在相忘中攜手前行。
用好心,共同走出好世界的大願;
在共願中,成就此時一刻的
法鼓文理學院。


歡迎來到,觀鷹城堡 梁馨月

島嶼北方,山海間,海天一色處,有座觀鷹城堡。

城堡外觀質樸自然,不仔細看,會以為城堡從土地裡長出來;路是樓梯,只有上樓梯和下樓梯兩種,好提醒自己,每次只走一步。

四周長滿芒花和野薑,野薑花香溢滿四方,放眼望去,芒花昂起頭,望向白龍。
白龍貫穿城中央,賦予所有生靈,柔軟,卻有力量。

城堡裡頭有座許願池,星星佈滿池面,只要低頭祈求,用手貼在水面上,星星會自動變成一道橋,指引前進的方向。

女人住在牆上貼滿照片的房間裡,守護著手中的紅色燈籠,並對進去房間的人們不厭其煩地說著,關於照片裡頭,那些無窮無盡的故事。

城堡最高的地方,有位大法師,大法師每日,看雲起,聽風聲,觀察老鷹的動向,他便知曉,人間需要什麼。

城堡的人民,早晨與傍晚,會聚在一起,許願、祈福並歌唱,並安靜等待,等時機一到,就會提著燈籠,穿越星星化作的橋,通往地上人間。

他們有他們的使命:只要燈籠照得到的地方,就有光,有平靜,有真正的家。
歡迎來到,觀鷹城堡。


心之煉 詹惠涵

風在吹,雲在移,人在路上,將往何方?
我緊緊抱著寶盒奔波,四處尋找開啟的那把鑰匙。
那是安身立命之所恃,幸福安樂之所依。

忽而絆跌入無邊的夜,仰頭卻望見滿天星斗,光芒爚爚。
頓時之間,分不清光明與黑暗,劃不出你我之分別,
只在一片靜寂之中,深深地遺忘。

一陣隆隆巨聲,使我從夢鄉醒覺,
那是爐火,正熊熊地燃燒著我堅固的心。
鑰匙,不待追尋,只在鎚煉。


「DILA之美–大願生揚」 吳佩蓉

緜載大願的天橋
彎檐身形與微笑
蒸散了濕霧愁霜
境緣生幻間…
苦樂融行,遠遠脈脈

樸灰生揚的方屋
單直姿勢和臉孔
影滅著風光熙攘
無常起落中…
揭若有功,寂寂昭昭


校園遊記 孫承梅

走路可以是一種運動,也可以說是一種健身;
更可以當成是種嗜好,如果把走路當成享受;
悠哉的走著,愜意的笑著;
隨意的逛著,盡情的看著;
這…………就是小確幸啊!

青蔥般翠綠的樹木直抵藍天,喜鵲與燕子咕咕聲此起彼落,

芬多精隱形的躲在所到之處,石踏細心的安排在每個腳步。
像高低起伏的迴廊一般,一不留神又要回到起點。
捉迷藏嗎?
可不是嗎!每天來來回回在校園裡要走好幾圈呢!